生命科学

新西兰已经证明,它能解决生命科学领域,如农业、生物技术、清洁技术和医疗保健等方面的诸多问题。

Argenta研发实验室。Argenta是一家总部位于奥克兰药品委托加工和研发机构,

全球智能化生命科学公司需要持续完善商品运输通道、降低开发成本、寻找进入新市场的有效途径,以及将新产品抢先投入市场。这些公司在不断地寻求新技术和新投资的加入,并且争取在世界范围内扩大自身的知名度。

新西兰拥有良好的原材料资源,得益于其发达的农业和畜牧业,并且有着强大的生物安全基础设施来保证动植物的健康无病害。

新西兰的农业科技能力同样发达,有着世界一流的专家和研究者。

除了新西兰易于经商的优势,拥有深厚的专业领域知识也是世界主要生命科学公司愿意与新西兰合作的原因。

动物保健

当初德国拜耳想创办南半球创新中心,于是投资了一家动物保健公司Bomac。新西兰在生物工程方面的竞争优势来自于其无病害的生物环境,尽管拜耳看重的是Bomac在研究和开发中丰富的专业知识。反观2010年至今,拜耳使新西兰的创新融入到南半球飞速发展的动物保健市场中来。

Merck Sharp & Dohme (MSD)也已加入到全球动物保健公司的队伍。MSD在惠灵顿附近进行动物疫苗生产,并出口到澳洲、英国、北美和非洲。

环保技术

领先的全球环保技术投资商Vinod Khosla在全球范围内寻求能满足清洁能源产品和减缓气候变化这两项巨大挑战的新发明。前不久,他发现了LanzaTech,一家成立于2005年,致力于清洁可再生能源的新西兰化工公司。

自Khosla投资以来,该公司技术的典范转移吸引了不同行业的巨头与它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如Boeing, Virgin Airlines, Petronas,Mitsui & Co以及各种获得过许多国际奖项和荣誉的公司。同时,与中国和美国的著名科研机构建立研究联盟也吸引了北京和华盛顿的高度关注。

在新西兰,有很多创新型公司致力于全球环境保护,他们都在为新西兰的“洁净和绿色”添砖加瓦。

另一家由Khosla Ventures投资的公司是BioDiscovery,这家公司利用天然的微生物菌群提高农作物营养利用率,害虫抵御能力和抗旱能力。

健康保健——从药品到诊断与保健技术

日益增加的医疗费用是所有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对于减少医疗支出的需求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根据OECD 2010年的数据显示,新西兰是医疗保健做得最出色的国家。然而,新西兰在这方面的人均费用(基于平均购买力)远低于其他诸如英国、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之类的发达国家,甚至仅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如此高的性价比因素主要得益于新一代的医疗技术的发展。

Coda Therapeutics

Coda Therapeutics是一种革命性的伤口护理疗法,可用于如腿部溃疡等疾病的治疗。拥有该技术的是总部设在美国的一家公司,其在2012年征得4900万新西兰元的B轮融资用于在奥克兰发展它的临床和科研团队。

Douglas Pharmaceuticals

通过研发通用替代品来减少制药成本的策略,Douglas Pharmaceuticals成为在大洋洲增长最快的医药研发和制造公司。Douglas的研发包括一种通过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处方痤疮药物异维A酸。

Telemetry Research

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行业巨头米勒仪器公司决定与新西兰的Telemetry Research合并。这一举措将为米勒公司位于世界各地客户提供具有创新性的、黄金标准的新产品。合并后,在新西兰增加的R&D活动有助于米勒公司为研究和临床市场提供优质创新的遥感和遥测产品。

Pictor Pictor

致力于运用优质而简单廉价的诊断技术来降低常见疾病发病率。通过重新设计显微镜载玻片和发展最便宜的微阵列玻片读取器,Pictor将为发展中国家的几十亿人带来革命性的的医疗卫生服务。

新西兰希森美康生物医学有限公司

日本希森美康将“发展成独特的全球医学公司”作为公司长远的发展目标和战略。为此,他们投资了新西兰希森美康生物医学有限公司(原名阿波罗医疗系统),该公司促使日本希森美康在新西兰成功投资了一个区域性医疗卫生IT中心——作为实现其愿景的重要支柱。

Orion Health

Orion Health通过打造一个专业门户系统来临床医生访问患者信息。Orion Health在电子医疗领域的声誉使其成为全球IT巨头甲骨文和埃森哲在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建立全国性的电子健康记录的首选合作伙伴。随着全球卫生医疗保健系统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和普及,为继续提高医疗保健的质量,这家位于奥克兰的公司将每年年收入的20%至25%投入已有卓著成效新产品开发领域。

与我们的资本团队、生命科学公司、企业和研究人员取得联系,将使您的公司能够有所作为。

返回顶部